掐灭诱惑青少年的水果烟 1.6万种口味电子烟引人入“坑”

2022-04-11 17:00 举报
左: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线上开庭审理一起贩卖合成大麻素类(“上头”电子烟)毒品案.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供图右上:北京某...


左: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线上开庭审理一起贩卖合成大麻素类(“上头”电子烟)毒品案。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供图

右上:北京某电子烟专卖店内货架上玲琅满目的电子烟产品。右下:街采中,一名青年人展示挂在胸前的电子烟。韩飏/摄

“没有了就不抽了,国家帮我强制戒烟了。”北京女孩娜娜是薄荷味电子烟的狂热爱好者,烟龄4年,平均两天一个烟弹。听到调味电子烟从5月起禁售的消息,她有种解脱感。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近日在北京某电子烟专卖店暗访时看到,货架上近一半都空着,售货人员透露说,“不少顾客十几盒、几十盒地囤,有些口味都断货了,整体库存也不多了。”

今年3月1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发布的《电子烟管理办法》明确提出:从5月1日起,禁止销售除烟草口味以外的调味电子烟和可自行添加雾化物的电子烟。这意味着,电子烟迎来史上最强监管,水果等口味电子烟将退出市场。

调味电子烟为何备受年轻人追捧?电子烟能否作为戒烟的替代品?“上头”电子烟又有哪些危害?电子烟不“甜”了,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成为当务之急,最强监管要管住卖向青少年的“第一支烟”。

1.6万种口味电子烟吸引年轻人入“坑”

“西瓜、可乐、葡萄、百香果……都试过,最喜欢的还是绿豆味,甜甜的,一点也不像在吸烟。”00后大学生冯野说,自己最初接触电子烟是因为好奇,“身边同学不少人手一个,挂在脖子上很方便。”

随着调味电子烟在我国悄然兴起,胸前挂支电子烟,不时吞云吐雾,成为不少年轻人眼中的潮流和时尚。烟草产业研究机构卷卷智库联合创始人赵童表示,从国际国内市场发展历程来看,电子烟的主力消费人群是年轻群体,在电子烟野蛮生长初期,各品牌大都挖空心思、极尽所能地吸引和拓展年轻用户。

赵童分析,各大电子烟品牌方用水果等口味吸引年轻人,究其原因是,在技术层面,电子烟行业现有技术水平很难将烟草味较好地还原,传统烟民难以转化。而从营销角度出发,市面上多数新消费品都是从年轻人入手,形成时尚潮流后,逐渐向更广谱的人群扩散。特别是水果味还原度高,烟雾量大,雾化效果好,能较好满足年轻消费群体需求。

世界卫生组织2021年8月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的电子烟产品有约1.6万种口味,包括水果味、糖果味、各种甜品味等。这些调味电子烟尤其吸引一些涉世未深的青少年误入其中。据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2020年10月发布的《电子烟营销及对青少年健康影响研究报告》显示,被调查的青少年中,接近半数在13岁至15岁开始吸用电子烟,过去30天有吸用电子烟的青少年用过最多的口味是水果味。

今年3月以来,湖北咸宁市烟草专卖局、河南驻马店市烟草专卖局市区直属分局、贵州贵阳观山湖区烟草专卖局、河南安阳内黄县烟草专卖局等多省市烟草专卖局开出当地首张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罚单,斩断伸向未成年人的“黑手”。

“上头”电子烟是毒不是烟

电子烟真的能够帮助戒烟吗?“电子烟的主要成分是尼古丁,对戒烟没有太多帮助。”北京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佟训靓指出,电子烟并非“戒烟神器”,添加调味剂的电子烟只是在尼古丁的基础上加了一些味道的修饰,其成瘾性与普通香烟基本一致。她解释,烟草“上瘾”一般同时伴有躯体依赖和心理依赖,两者无法割裂。

佟训靓提醒,电子烟对青少年身心健康和成长有诸多不良影响,经常吸用含尼古丁的制品,会对中枢神经系统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如睡眠障碍、学习障碍、注意力下降、情绪波动、自我控制能力减弱等。

值得注意的是,电子烟里的尼古丁含量没有明确标准规范,一些无良商家为了让其“上头”,还会在烟油里违规添加超量尼古丁,甚至合成大麻素。《电子烟管理办法》中明令禁止销售可自行添加雾化物的电子烟,对此加以阻断。

3月23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贩卖合成大麻素的电子烟油(俗称“上头”电子烟)的毒品案件。警方从一涉案人员身上及住处起获一次性电子烟129个及罐装烟油141瓶,其中含有合成大麻素类毒品净重共计896.77克。东城区人民法院以贩卖毒品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六万元”。

3月31日,安徽芜湖鸠江区人民法院对一起“上头”电子烟案件宣判,以贩卖毒品罪、洗钱罪、容留他人吸毒罪、非法经营罪判处12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十七年至拘役五个月不等的刑期,并处六万元至五千元不等的罚金”。

东城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法官助理白宇说,“上头”电子烟属毒品,其制作、贩卖、吸食的行为都涉及违法犯罪,而可自行添加雾化物的电子烟更是为毒品犯罪埋下隐患,其危害程度不言而喻。

电子烟禁“甜”

“电子烟行业的发展曾一度游离在灰色地带。”赵童告诉记者,随着国内电子烟市场的异军突起,对电子烟的监管被提上日程。

2018年8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布《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强调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2019年10月,两部门再次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禁止电子烟在网上销售和进行广告宣传。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日,我国共有关键词为“电子烟”的现存企业11.02万家。强监管之下,电子烟仍呈增长态势。2021年上半年共注册电子烟相关企业4.83万家,同比增长912%。

电子烟市场规模急剧扩张带来了鱼龙混杂的乱象,如产品质量不过关、销售不规范等。为此,2021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将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卷烟有关规定执行,这意味着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将有法可依。

控烟不仅关系到青少年身体健康,更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到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降低到20%。”社会各界一直呼吁“禁售调味电子烟”。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健康教育所副所长何琳曾提出建议,加快出台行业规范让青少年远离电子烟。今年全国两会上,有全国政协委员提交提案,建议从立法高度禁售添加口味电子烟,从源头上减少电子烟对青少年的吸引力。

3月11日,《电子烟管理办法》出台,全文共六章四十五条,自5月1日起施行。赵童表示,《电子烟管理办法》最强监管出台,无疑给电子烟行业带来较大震荡,一些中小电子烟玩家将黯然退场,让电子烟合法合规,为行业走向规范化、法治化发展夯实基础。

白宇表示,全面杜绝电子烟流向青少年,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合力管控,“家庭是青少年健康成长的重要阵地,父母要以身作则,远离烟草。学校要加大对电子烟危害的知识教育、普法宣传,提高青少年的自我保护意识。监管部门要对电子烟产品可经营范围、经营密度进行进一步明确,从法律法规上让电子烟商铺远离青少年聚集的场所,落实售烟网点排查登记,严查电子烟线上交易,从而管住卖向青少年的‘第一支烟’”。(文中受访青少年均为化名)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中国科技教育

客服微信二维码